首页 >手游资讯

蓝水河491期李发建怀恩师张学文先生

2019-11-10 20:21:07 | 来源: 手游资讯

作者:李发建,网名桃园庄主,湖北石首人,现居湖南华容。1991年加入华容县章台诗社。作品载《中华诗词》《华夏吟友》,合著《华容联坛十三友》,自著《晓晴轩诗草》。

怀恩师张学文先生

(1)

此去阎关已十年,先生文稿可新添。每读笔下才情句,催我心悲泪呛然。

(2)

藕池月洒一秋寒,梦里相逢人影单。欲问先生词曲赋,吟声何必总凄然。

(3)

终南烟雨几时休,应是张公恨别愁。不见章台畱絶句,沉吟一首慰灵忧。

(4)

遗韵声声播九州,洞庭湖畔觅孤舟。忘年之友曾师我,瓜未熟时恨驾游。

(5)

月明月缺又中秋,望雁南归恨别愁。梦里章台寻古柳,沱江照旧水悠悠。

(6)

露冷月西不觉迟,中秋夜晚寄哀思。先生遗韵成千古,字字关情总是诗。

(7)

洞庭北望白云飞,叶落桔黄岁又回。设宴南楼君不在,桂花伴月托诗归。

(8)

举杯眺望藕池河,秋月捎寒云掩波。鸿雁传书从此了,心香一瓣梦成柯。

(9)

溢香丹桂入诗怀,庭院深深一梦哀。错把今天当昨日,枕边无语泪花开。

往事如烟

作者:谢志平(发表署名:柯笛)

原发表于 2011-7-16 红网岳阳论坛

回复 98 查看 8989 精华 置顶

前天清算旧书籍,从1本《宋诗别裁集》(1975年根据清乾隆诵芬楼雕版校订出版,1981年重印)中散落出几张信笺纸,是我的恩师王自成老先生和忘年交张学文先生的墨迹,睹物思人,思绪万千。

(1)

1991年,我担当华容县委派驻鲇鱼须镇工作队秘书,开始住镇机关,由于搜集有关情况数据,与镇党委秘书学文先生接触过两次,还同饮过一次酒,后来住东岗村,就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1996年华容县遭受特大水灾后,我因担负县商业批发公司书记兼经理,偶尔要到位于重灾区的华容第二大镇注滋口镇住十天半月。某天在镇新华书店,看见学文先生摆书摊,便上前打招呼,但学文先生已经对我没有印象,我作了自我介绍,他才委曲记起来。通过简单交谈,才知道他是镇党委的“临时工”,随着年龄增大,解决编制无望,终究只得自谋生路。

学文先生是诗人、联家,省市社团理事,过着清贫简单的生活,为了帮他免除摆摊的场地租金,我安排他到我公司所属门市部免费使用一组柜台。第二次见面,我听他讲述如何发现培养诗联后学的故事,我就顺口说道,你就培养我写诗作对如何?学文先生怅然首肯。

隔了几天,我应邀到学文先生家中拜访,学文先生拿出他的《和孔凡章先生迎春曲10首》给我看,然后边饮酒边说话。我说,今天空手进门,待我写一首诗作见面礼,请你指教,于是随手点了《和孔凡章先生迎春曲10首》第二首,步韵以下:

和孔凡章先生迎春曲10首其二呈张学文先生

未容立雪入程庐,敬慕无妨面貌疏。全力只关温饱事,空时难读圣贤书。多才已没从商后,何日方如醒梦初。茅塞始开凭指导,眼前闹市若安居。

学文先生说,你不是初学,应当曾是熟手,可能荒废了一些光阴。我没有多作解释,坚持要请他多多教导提携我。

(2)

学文先生到市里拜望王老先生,谈及他在诗文方面常常联系的熟人和最近发现的后学,其中有我的名字,王老先生详细询问了我的情况,他老人家立即给我写了一封信,开头称呼为“贤契”。学文先生将信件转交给我的时候,很欣喜地责怪我:想不到你还是一个“潜伏间谍”啊!

我同恩师1别12年未通音讯,无意间被学文先生撞破这层关系,心情很复杂。师恩如山,为了让恩师放心,我在恩师七十寿诞之前,赴醴陵谋了一个瓷瓶,上面烧制了一首词:

鹧鸪天 呈恩师鹧鸪天3首其3

教诲疏闻音信稀,羁身江右望云霓。蛰居此地虽同俗,回想斯人每入迷。

尝苦胆,听荒鸡,遥瞻大纛倍思齐。引商刻羽歌明世,传道指津仗宿耆。

(3)

我做生日兼贺新居,适逢国庆节,记得当时我自书了一副对联:

居安宅以立正位。

逢盛世而入通途。

横披:与国同庆

学文先生的贺礼是最有心的,瓷瓶上烧制了一首诗:

赠贺柯笛 [张学文 ]

爽气方来日正中,墨承灵运愈香浓。岁逢大顺千盅绿,花上新阶一串红。商海纵横推雅士,文坛璀璨见飞龙。图南驿站还凭眺,万里攀云又好风。

(4)

那个时候,国有企业十分艰苦。1999年上半年的一天,有个职工来报丧,按华容风俗,要给单位领导下跪。面对职工行大礼,而财务上连买花圈的钱都拿不出,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我,当时全财贸系统各独立单位的负责人算我最年轻,这么混日子实在不合我的内心,因此我毅然辞职离开了华容县。

当年秋,我到广东清远办事,长住一个月,期间曾写过一首诗:

和北京青年诗社社长尽心

穷坚不羡坠茵花,奔逸能为随处家。身镜未昏蜂与蝶,前程莫问鹊和鸦。人生绘画争色彩,沧海遗珠证杰华。但见秋繁延夏茂,豪情种得满巅涯。

无题 [ 尽心 ]

一程风雨一程花,何处飘零何处家。人在江湖空梦蝶,笔随风月可涂鸦。胸无挂碍心难老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青鸟若邀云外去,不如同路到天涯。

不久,我从1诗刊上,读到学文先生同诗友彭水洪先生的唱和诗,知道学文先生境遇比以往更困难,被迫经1弟子介绍,到深圳景福大厦打工,心情格外沉重,和了一首诗寄请县里某老先生想法转交:

和张学文先生

忽闻鹏徙望南霄,万里云罗冀海摇。惯卖金壶宜白领,还求玉杵到蓝桥。须防肠断怨言盛,愿得诗成兴趣饶。恨去篷山无凤翼,故人心雨总潇潇。

寄身深圳景福大厦廿八楼有感 [ 张学文 ]

此身疑上九重霄,震耳涛声地动摇。耀眼仙宫原有电,渡人车海不须桥。天街看去真昌盛,尘世过来未富饶。忌老童心犹涉水,管他时下雨潇潇。

和张学文先生 [ 彭水洪 ]

南天奋翮好凌霄,莫为思乡心动摇。青鸟频传书戴月,银河眺望鹊牵桥。越王运蹇时尝胆,太史膑刑未告饶。莫道打工人正苦,还乡衣锦任君潇。

(5)

自从离开华容,我断绝了同文秘、文学界的来往,一心为衣食计,再没有听到过学文先生的情况。有次用百度搜索,偶然搜到岳阳楼博客某字画诗联家的博文,得知恩师曾为了给学文先生解困,特意出工资聘请他帮助整理著作,后来学文先生身染重病不治,竟撒手人寰,结束了他悲苦的一生。

前一向,与网友刘先生茶楼小聚,介绍他1名年轻同事相见,正在包厢电脑网页上打理市文联蔡世平主席创办的诗词论坛,华容人,姓名杨煜。我问他是不是火旁加日立的煜字,他说是。记起学文先生多年前,曾跟我提起过这个名字,此时见到新朋友的一丝喜悦,完全被回想的伤感淹没了。

王老先生,学文先生,我想念你们!

柯笛(2011-7-15)

感谢您的阅读 ·

编辑:luyunhe

写留言投稿

批量、成集发邮件

猜你喜欢